9号彩票官网

统一身份认证 | 虚拟全景VR校园 | English | 校历 | 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

【大美商院 人物彩照】不忘峥嵘岁月 贵商老兵芳华永驻——潘树斌老师专访

时间:2018-04-03  发布人:宣传部  浏览次数:[ ]

[责任编辑] [信息提供]宣传部 

题记:

      电影《芳华》将全军将士视服从命令为天职,不畏牺牲,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展现得淋漓尽致。《芳华》不仅赢得了大多数观众尤其是退伍老兵、参战老兵的共鸣与赞许,同时也引发了全社会特别是青年学子的关注。

      参加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已进入耄耋之年,参加中印边界战争的老战士已年逾古稀,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战士也已年近六旬,他们的芳华都已经留在了战场上。部队文工团是那个年代施展军旅文艺才华的缤纷舞台与一道亮丽风景线。

   无私奉献、学雷锋做好事是那个年代部队的光荣传统与精神动力所在。响应祖国召唤上前线保家卫国是那个年代指战员的英雄使命与铮铮铁骨,演绎和诠释了我军激情燃烧的戍边岁月和血染的风采,热忱讴歌了我军芳华正茂的年轻士兵们勇赴前线、热血报国的豪杰情操和前赴后继、所向无敌的铁血军魂。

      清明节之际,为缅怀那些为共和国的荣光献出宝贵生命的先烈,带着对我院老兵们的崇敬,小编何龙采访了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潘树斌老师(曾经的文工团员,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老兵),让他带着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芳华岁月。

 

 

老兵档案:

潘树斌现任贵州商学院离退休处处长。未满18岁参军,服役于昆明军区十一军33师,历任文工团宣传队队长、炮兵团排长。

 

 

老兵访谈

小编:潘处您好,去年一部讲述七十年代末部队文工团故事的电影《芳华》火了,上映的时候引起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老兵们甚至统一着装去电影院看,您看过之后的感受是什么?

 

潘树斌:冯小刚导演的《芳华》我在上映的第一时间便去电影院看了,这也是我几十年来第一次走进电影院。看完电影后感触良多,很难简单的描述。最大的感觉是“真实”——穿上绿军装是那个年代热血青年男女追求的梦想与人生的美好夙愿,我是19773月参的军,服役于昆明军区十一军33师。在当兵的第一年,喜爱文艺表演的我被分配在了国防文工团的宣传队。就像电影《芳华》的第一部分一样,以前在家没有条件咯,我在这里才第一次了解到正式的舞台基础知识,比如台位怎么站、灯光怎么打等等,年轻的同志们每天在一起排练节目,在文化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我们在军队里其实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小编:我们感动于《芳华》带给我们的难忘场景,得知您曾经也是一位部队文艺工作者,并在19792月奔赴战场为国家为民族浴血奋战,电影《芳华》其实就是讲述您和您战友们的故事,您能讲述一下这份经历么?

 

潘树斌1978年下半年,中越边境局势紧张,于是部队进行了大练兵。我也从宣传队回到了炮兵团,编入战斗序列。这场大练兵很重要,毕竟我们国家的军队已经很久没有打仗了。19791月,邓小平同志访美,217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文章《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自中越边境的报告》,当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

当时的昆明军区副司令员陈康将军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大炮上山小炮上树”,这就要求我们炮兵像步兵一样具有机动性,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战争打响以后,我们化整为零跟着先头部队一起穿插在前沿阵地。我们当时每个人要背一发19公斤重的炮弹,还有枪、弹夹和其他辎重,人均负重60公斤。在茂密陡峭的原始森林悄悄地行军了两天两夜,终于发现了对面山坡上敌人的一个炮兵阵地!越南军队这个隐藏在深山里的炮兵阵地大概有两个连的兵力,火力以迫击炮为主。发现目标后我们立即向上级汇报,得到命令:立即拔除!

我们炮兵迅速占据发射阵地,组装火炮。在大练兵的时候,我们从占据阵地到完成火炮组装一般需要七八十秒,而那天我们只用了不到一分钟便完成了一系列准备动作。开炮!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我们将几天来身上携带的所有炮弹在第一时间统统倾泻在对方的阵地上,西南老百姓经常讲“望山跑死马”,虽说隔着两座山,但我们和对面阵地直线距离其实也就100多米,站在我们的阵地能清清楚楚的看对面一片火光,着火的敌人不断嚎叫着从战壕里爬出来,阵地上到处是尸体……

 

小编:可以说您的第一仗打得很成功。

 

潘树斌:当时打败美国、并有苏联支持,装备有苏式美式装备的越南自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气盛的很!他们以为我们几十年没打仗,战斗力不行了,根本没想到我们竟神不知鬼不觉杀到了他们眼皮底下,并且还携带有炮火等重型武器,确实狠狠地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现在想起来,这场胜利那真是一肩肩背出来、一步步跑出来的。

 

小编:潘处,战场上您感到过害怕么?

 

潘树斌:说真的,我还真没有怕过。有什么好怕的?当时我们连队就我和另外一个同志没有写遗书。

 

小编:为什么呢?没想过万一牺牲了……

 

潘树斌:唉……打仗肯定是有死亡的,那时候通信不是不方便咯,我从来没有给父母写过信,但偷偷地给家里的兄弟写信讲过一次,就是万一我牺牲了,就请他多代我尽孝。我为什么不写遗书是我觉得如果我战死了,父母看着遗书,只能是让二老徒增伤悲……我们那时候每个人都配发有一个包袱皮,里面记载着个人信息,有那个够了。

 

小编:战争真的好残酷。

 

潘树斌:战争面前这都是常事。我们贵州籍士兵里有一位战斗英雄,现在省交通厅运输队,前几天刚和他聊过一次。那年他们排和另外一个排奉命攻打一个高地,对方的火力很猛,他们进攻了几次,各自牺牲七八个同志,还是没有成功。两个排长聚在一处商量就这么硬攻不行,伤亡太大,必须另外想个办法。战场上炮火连天,炸得泥土到处飞溅,他们排长转过头吐了一口嘴里的泥巴,再转头回来,前一秒还在和他讲话的另外那个排长眉心中了狙击手一枪,就这样倒在了他排长面前。你能想象当时这种场景么?他们排长当即命令进攻,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拿下这个高地,他们两个排像发了疯一样的冲锋,已经顾不得一切,最终拿下了对方的高地。然后等他冲上高地后回头一看,发现他身后已经没有一个战友了,两个排几十号人一仗打下来就剩他一个了……他给我说,老潘啊,我这个战斗英雄是几十位战友的生命给我换来的啊!还有另外一个事,也是老乡给我讲的。他是步兵,他们行军在战场最前线。有一天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几个班长聚在地上一起吃东西,这时候一枚炮弹发射了过来,整好落在他们围坐的中间,12个人啊,当场牺牲8个,1个重伤,3个轻伤,没过多久重伤的同志也牺牲了。

 

小编:若不是听您当面这么说,我简直不敢相信。

 

潘树斌:对了,这段时间不是号召学习十九大精神么?我就在寻思啊,怎么给大家讲讲共产党人的故事。我清清楚楚地记得197934号那天,我们奉命支援步兵某团。我们穿行在深山密林的羊肠小道中,走着走着,就看见了工兵立在前面的牌子:前面雷区,禁止通行!可除了这条小道我们别无选择,那时候大马路早就不能走了,上面全是地雷。时间宝贵,战机稍纵即逝,这时候我们的队长站出来讲了一句:“是共产党员的跟我走”!然后一转身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你知道不知道,那真是用生命在践行对党和祖国的忠诚啊!

小编:潘处,我冒昧地问一句,作为80后的我虽然在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上过两年学,却也并没有像您这样真枪实弹地上过战场,我想问的是,您刚才说的您们队长全然不顾生命危险走在队伍最前头以及“是共产党员的跟我走”这样的话是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战场上的事么?我之所以这样问,是我在此之前一直以为这只是影视作品的艺术加工。

 

潘树斌:嘿!这哪能有假!这绝对不是什么影视作品的艺术加工,我们那时候就是这样的。后来我们退伍回到贵阳,只要遇见我的老队长,我是要标标准准敬军礼的,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那时候前线猫耳洞有一副对联,应该是四川籍士兵写的:

图升官发财老山铺满黄金龟儿子才来

为保家卫国前线布满地雷老子们当先

国家就是有这些老党员老革命真正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乐观主义和不怕牺牲的精神,才有你们今天看到的电视剧。

 

小编:今天听您这样一说真的太震撼了。1979217日到315日,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这后来您去到了哪儿?

 

潘树斌1979315日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第一阶段,一直到1989年这场战争才真正结束。1980年后根据组织安排我又回到了宣传队,当上了队长,负责对各前沿阵地进行慰问演出。

 

小编:所以1979315日后就没有大规模战斗了是吧?

 

潘树斌:谁说的?后面还有收复老山者阴山之战呢,这都是1984年发生的战斗。

 

小编:这么说岂不是您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进行慰问演出?

 

潘树斌1986年的时候,我带队在麻栗坡县的八里河东山前线慰问,部队的营长派尖刀班沿途护送我们,那时候双方都在打冷枪,我们走路都是埋着头,不敢抬头。尖刀班的战士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走在我们的前面带路。我记得那一天我们走了整整九个哨所,最远的那个哨所只有3名战士。可能和你在电视上看到的剧情不一样,我们去到那个哨所的时候,并没有热烈的欢迎,怎么给你形容那3名战士呢,我们看到的他们是木讷的,眼神是呆滞的。

 

小编:为什么呢?

 

潘树斌:这就是战争的残酷,他们经年累月待在人烟罕至的原始森林中,长期与世隔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是没有待过猫耳洞,那里面空气真的非常非常污浊,同时要面对敌人随时的战争威胁,精神都是高度紧张的。中越边境的原始森林湿热啊,夜晚冷得要死,白天又热得要命,战士很多都得了“烂裆病”,所以大多不穿裤子,衣服被树枝挂的全是洞,我们看到他们真的都快没人样了。

 

小编:所以,您们的慰问演出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潘树斌:和平年代长大的你们物质文化生活丰富,可能理解不到我们穿越枪林弹雨去战斗前线慰问的意义。小何老师,我说出来不怕你笑,那时候部队轮战,那些从战斗第一线刚换下来的战士,已经整整三年没有进过县城了,当时那麻栗坡县城很小的啊!我们战士进县城居然会迷路,而且还不止一个两个啊,普遍得很,后面都是县武装部给送回部队的。我们去给战斗在最前线的同志们表演慰问,就是去缓解他们的精神压力,并且告诉他们祖国人民没有忘记他们,党和政府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们!

 

小编:听您这么一讲,我有些明白您之前说的文工团宣传队在军队里其实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了。

 

潘树斌:在宣传队的时候,我们编排有一个群舞叫《军魂》,每次表演之前我们会先报幕,我大概记得当时的报幕词是这样写的:

 

……

他们都是热血的青年

为了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

在这里用生命树立了永恒的丰碑

让敌人胆颤心惊

……

 

光喊口号凝聚力是不够的,我们宣传队是用实实在在的演出鼓舞、激励战斗在一线的英雄们,“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成为了那个时代发自肺腑、振聋发聩的时代最强音。

 

    小编:作为经历过战争的、经历过《芳华》所描述的那个时代的过来人,您对当下生活有什么想法?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对未来有什么期待?

 

潘树斌:和我牺牲的、负伤的战友相比,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希望年轻人关注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以饱满的热情投身于祖国的建设大业,期待祖国越来越富强!

 

小编:感谢您潘处,今天给我们分享了那么多战斗的故事,让我们年轻一代人见识了您们那个年代的芳华。

 

潘树斌:这些事情我平时都不会说的,实在架不住你们赵部长的一再要求。我想着清明节就快来了,讲这些,也是对牺牲战友的一种追思。

 

小编: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您。对了,潘处,我想再问一句,若国家需要你还会参战么?

 

潘树斌:(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我一定要去的!若有战,召必回!

 

 

后记:

芳华逝去何处寻,兵心仍在戍边疆。采访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峥嵘岁月与无悔青春勾勒出退伍老兵的回眸与追思:那魂牵梦绕的记忆,那熔炉锤炼的磨砺,那战友情深的情谊,那军营生活的履历,那铁血丹心的刚毅,那军徽闪耀的荣誉,已深深烙在我的心底,岂能就离别而去,热泪如泉涌,思绪留心头。

我想起了电影《芳华》那动听悦耳、意味深长的片尾曲《绒花》:“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滴滴鲜血染红它……”

漫漫人生,芳华短暂,回眸军旅,自豪荣光,兵心永存,军魂常驻!谨以此文呼吁当今社会和更多年轻人了解曾经当过兵、打过仗的父辈们,呼吁人们更多地热爱英雄的人民军队,更多地心系国防大业!当这些退伍老兵们老去的时候,欣然发现退伍老兵战友们的芳华依然热映在电影里!篆刻在自己的记忆里!长久回荡在广大观众们的心坎里!

本文是新学期党委宣传部全体老师的倾力之作,感谢学院部分复员军人、组织部、人事处、保卫处、院办、离退休处给予的大力支持,向老兵们致敬!!!

 

以下是我院部分退伍老兵风采展示:

潘树斌,1977年3月入伍,原昆明军区十一军33师文工团宣传队队长、炮兵团排长,曾参加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1991年3月退伍,现为离退休处处长;

 

 

 

鲁启国,1979年1月入伍,原步兵第一二四团三营战士,曾参加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1983年3月退伍,现为保卫处职工;

 

 

王平,1979年12月入伍,原成都军区空军雷达技术兵第六训练团学兵二队政治教导员,2002年1月退伍,现为保卫处副处长;

 

 

杨志军,1981年11月入伍,原昆明军区政治部战士,1986年1月退伍,现为离退休处副处长;

 

 

钱喜成,2000年12月入伍,原贵州省陆军预备役步兵师战士,2017年11月退伍,现为院办职工;

 

 

张永洪,2003年12月入伍,原茂名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战士,2016年12月退伍,现为院办职工;

 

 

冷云,2011年12月入伍,原成都军区联勤部警卫连战士,2013年12月退伍,现为统战部职工。

 

监制:赵伦进

编辑:李雪

图文:宣传部

关闭

 

黔ICP备05001377号 版权所有 © 2016 贵州商学院 English Version| 旧版主页|网站地图

学校地址:贵阳市白云区麦架镇二十六大道1号 邮编:550014 联系我们 周边交通

友情链接:盛兴彩票  苹果彩票  广发彩票平台  万彩会彩票  鑫彩网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