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官网

新闻中心

光伏巨头英利激进扩张遭纽交所摘牌 重组仍需等待实质进展

DQZHAN讯:光伏巨头英利激进扩张遭纽交所摘牌 重组仍需等待实质进展

昔日光伏巨头英利如今已经走过二十个年头,但并未如孔夫子所言“二十弱冠”,能否走到“三十而立”仍未可知。北京时间6月30日,英利绿色能源(NYSE:YGE)发布公告称,于6月28日收到纽交所通知,表示已决定着手撤除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的交易,这意味着英利被纽交所摘牌。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战况正酣,对于英利来说,曾于2010年赞助南非世界杯成为中国首个赞助世界杯的企业,曾经的赛场风光在八年后已云烟飘散,如今遭遇纽交所摘牌更难免令人唏嘘不已。

或许曾遭纽交所数次退市警告后,英利绿色能源对于此次摘牌早有心理准备。不过,仍陷亏损、巨额负债泥淖,重组超两年仍未有实质性进展,再叠加5˙31光伏新政的冲击,给英利绿色能源是否还能找到接盘方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遭纽交所摘牌

据英利绿色能源消息,因未能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保持至少5000万美元的平均全球市值,且其股东权益不足5000万美元,不符合持续上市标准,因此,被纽交所暂停ADS交易。

英利绿色能源回复纽交所称,将不会对退市决定提出申诉。因此,纽交所暂停该公司股票交易的决定立即生效。截至暂停ADS交易,英利绿色能源股价定格在1.43美元/股,市值为2599.4万美元。

而在此之前,2015年及2017年2月,英利绿色能源就曾遭纽交所退市警告。

记者自英利方面获悉,公司从纽交所退市后,NYSE会协助公司股票交易立即转至OTC粉单市场,名称为“YGEHY”,公司仍然是公众公司,公司股票仍然保持公开交易状态。

英利绿色能源相关负责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变化主要涉及公司股票交易的方式以及可能的股权融资方式,并不会直接对公司生产运营产生影响,公司仍然是美国证券法意义下的公众公司。公司的信息披露义务(如年报)、贷款以及其它合同义务也不会受到实质影响。”

据信息显示,绝大部分退市企业将在退市后首先进入柜台市场(即OTC粉单市场),如果在柜台市场依然无法生存(例如由于成交清淡,没有做市商愿意为该股做市),则只能通过私人交易进行股份转让;再后则可能是破产,解散清算,或者私有化。

“在OTC市场交易的股票,满足一定要求后,是可以申请转板的,因此,假如公司能够通过市场、成本、技术、管理等各方面的努力积极改善运营状况,并通过与资本市场加强沟通逐渐恢复投资人信心,使公司股票满足一定条件,是可以申请再次回到NYSE(或其它主板市场)的。”上述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解释。

激进扩张吃苦果

资本市场的失利背后,英利绿色能源仍自食着激进扩张种下的苦果。

据官网显示,1998年,英利步入太阳能(3.540, 0.06, 1.72%)光伏行业,并于2007年6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稳坐全球光伏组件销量第一。

英利也曾有过不容抹灭的荣光。2010年,英利风头正劲,曾赞助南非世界杯,成为首家赞助世界杯的中国企业,“中国英利,光伏入户”因此而广为人知,时隔4年后,英利2014年再次赞助了巴西世界杯。据媒体报道,两次赞助世界杯,英利支出广告费预计超过6亿元。

而在走红的同时,英利绿色能源却面临长期亏损。据记者梳理了解,自英利绿色能源上市以来,除2007年、2008年及2010年外,净利均为亏损。其中,连亏8年的英利绿色能源,2015年净亏损蕞为严重达到-56.01亿元。2017年,英利净亏损5.1亿美元。

而英利绿色能源亏损的病根则来源于盲目扩张。2010年,多晶硅价格回调,“拥硅为王”的口号下,英利绿色能源向上游扩展以做全产业链。2010年8月,英利绿色能源旗下六九硅业项目宣布投产。

而被寄予厚望的六九硅业却成为了英利绿色能源的麻烦。据彼时媒体公开报道,2011年,国际光伏产品价格剧烈跳水,多晶硅从70美元/公斤的中等价位暴跌到了30美元/公斤。英利绿色能源投资多晶硅失利,2011年,英利绿色能源财务报告显示,六九硅业被减值22.75亿元。

2012年叠加欧美先后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调查,在美上市的光伏企业开始全面亏损,国内多数光伏企业减产、裁员,甚至部分企业就此倒下,而英利绿色能源却选择逆势扩张。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红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1年以后,英利在光伏加工环节和电站环节连续发力,先是2012、2013年成为全球组件出货量第一,后是2013年宣布5年时间建成13-15GW光伏电站、进入国内光伏电站建设前两名,势必造成负债率过高、资金紧张。”

尽管5˙31新政前,随着近两年光伏行业走出产能过剩,光伏形势大好,但是英利绿色能源的窘况并未得到改观。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10月,英利绿色能源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天威英利”)曝出一笔超10亿元的债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此后的2016年5月,天威英利发行总额14亿元的债券也宣告违约。

重组仍等实质进展

深陷巨额债务的英利绿色能源,早在2016年就寻求债务重组,然而两年多的时间过后,仍未有实质性进展。

2016年1月,《英利集团资产债务重组工作座谈会会议纪要》(下称《纪要》) 开始流传。据了解,《纪要》要求成立英利集团金融债权人委员会,由国开行担任主席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5.620, 0.14, 2.55%)、中国银行(3.770, 0.05, 1.34%)以及交通银行(6.010, 0.07, 1.18%)为副主席行,尽快对英利生产经营和资产负债状况进行调查摸底,会同英利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资产债务重组方案,实现银企双赢。

对于目前英利债务重组的情况,上述英利相关负责人仅表示,“公司也在持续与政府、银行、战投等各相关方保持着良好的沟通,正在积极推动重组工作的开展。”

事实上,银行也在为英利绿色能源提供支持,截至2018年3月31日,各贷款银行同意把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偿还短期借款104.07亿元(15.995亿美元),展期17.028亿元(合2.617亿美元)。

不过今年年初,英利绿色能源还是遭遇到了供应商赫姆洛克的巨额索款和债权人华泰证券(14.500,0.34, 2.40%)的起诉。

上述英利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公司不会申请破产,仍将继续通过不断努力来降低成本和费用,提高产品竞争力,改善自身运营,提升盈利能力。”

除了寻找外部重组,英利绿色能源也在自救。2015年4月,英利绿色能源以5.88亿元出手了六九硅业的闲置土地。彼时,前英利绿色能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苗连生表示,土地出售所得资金不仅可以充裕公司的现金流,还有助于公司履行偿债义务。

此外,据记者了解,在2016年,英利绿色能源管理层进行了换血,包括创始人苗连生在内的英利绿色能源高管让位于“少壮派”。

对于苗连生辞任,上述英利相关负责人表示,“苗总(苗连生)2016年辞任一是因为他年满60岁,二是他希望把机会留给年轻一代管理层。”而“少壮派”管理层上任后,也一改英利绿色能源激进扩张的路子。

尽管业内认为英利绿色能源从已难融资的纽交所摘牌并非坏事,但是5˙31新政下,其发展及债务重组无疑增添了变数。

在新政发布后,光伏大佬上书的联名信中就直言,行业内还有几家以前的龙头企业如江西赛维、河北英利负债率都在100%以上,每家企业负债都是几百亿,并连续6年每年巨亏几十亿,行业受政策以及技术变化的影响很大,而且太专业了,没办法转型。

红炜也向记者表示:“光伏新政对英利的冲击是无疑的,加上2008年‘六九硅业’20多亿的投资失误,英利的基础并非特别强大,在2015-2017年光伏市场好的时候,企业毛利率尚且不理想,遇到当前产业整合难免困难重重。”

英利绿色能源能否成功找到接盘方,能否完全挺过难关,还需时日。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818号

友情链接:9号彩票  快赢彩票  苹果彩票  盛兴彩票  快赢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